您现在的位置是:龙斗SEO博客 > 人物 >

林鸣简介_个人介绍

发布时间:2021-02-27 20:01人物 人已围观  来源:龙斗SEO  作者:龙斗斗

简介林鸣,男,汉族,1957年10月出生,1981年5月入党。现任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兼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部总经理、总工程师。 1、人物简 林鸣 林鸣,男,汉族,...

  林鸣,男,汉族,1957年10月出生,1981年5月入党。现任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兼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部总经理、总工程师。

  

1、人物简

 

  林鸣

  林鸣,男,汉族,1957年10月出生,1981年5月入党。

  

2、人物履历

 

  林鸣

  现任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兼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部总经理、总工程师。

  自2010年12月起,担任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总工程师,率领数千建设大军奔赴珠江口伶仃洋,开始了攀登世界工程技术高峰的创新之路。

  2016年5月,入选中央组织部全国优秀员拟表彰对象名单。

  2016年10月,受聘为长沙理工大学客座教授。

  

3、人物荣誉

 

  2015年“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荣获“2014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称号。

  

4、人物成就

 

  举世瞩目的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已经全部竣工,东接香港,西接珠海、澳门,全程55公里的港珠澳大桥,是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也是中国交通史上技术最复杂,建设要求及标准最高的工程之一,被英国《卫报》誉为“新世界七大奇迹”。

  林鸣

  2017年10月6日,东南卫视《中国正在说》节目上,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总工程师林鸣先生,向全国观众讲述了港珠澳大桥这项超级工程背后的故事。

  外界特别关注港珠澳大桥,其实就是因为一个字:“难”。工程体量之巨大,建设条件之复杂,是以往世界同类工程所没有遇到的。

  港珠澳大桥由桥梁,人工岛,隧道三部分组成,其中,岛隧工程师大桥的控制性工程,需要建设两座面积各十万平方米的人工岛和一条6.7公里的海底沉管隧道,实现桥梁与隧道的转换,是大桥建设技术最复杂,建设难度最大的部分,极具挑战性。

  林鸣2005年起参与港珠澳大桥前期筹备工作,2012年12月,担任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工程师。

  他向大家介绍道,港珠澳大桥有三个难点,其中一个难点便是这是一个外海沉管隧道。在港珠澳大桥之前,全中国的沉管隧道工程加起来不到4公里,而且,这是我国第一次在外海环境下建沉管隧道,可以说是从零开始从零跨越。

  2007年,当时工程师们为了准备这个工程全球去考察,当时世界上有两条超过三公里的隧道,一个是欧洲的厄勒海峡隧道,还有一个是韩国釜山的巨加跨海大桥,韩国一家非常厉害的公司在主持这个项目,安装的部分,全是欧洲人提供的这方面的支持,每一节沉管安装的时候,会有56位荷兰专家从阿姆斯特丹飞到釜山给他们安装。

  考察团到釜山去考察时,向接待方提出,能不能到附近去看一看他们的装备,被他们拒绝了。于是考察团就是在大概三百米左右的海面上,开了个船过了一下,用下卡片机拍了几张照片。

  当他说到这,相信许多人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这张老照片。

  从釜山回来后,林鸣更加坚定一个决心:港珠澳大桥一定要找到世界上最好的,有外海沉管安装经验的公司来合作。

  于是,他们找了当时荷兰的一家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合作,当时人家开了个天价:1.5亿欧元!当时差不多约合15亿人民币。

  谈判过程异常艰难,最后一次谈判时,林鸣跟谈判员说,你给他们说一个价,三亿人民币。三个亿,一个框架,能不能提供给我们最重要的、风险最大的这部分的支持。

  但是,荷兰人是这么说的,我给你们唱首歌,唱首祈祷歌!

  跟荷兰人谈崩了之后,我们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可以走:自主攻关!

  难以承受国外高额的技术咨询费用,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沉管隧道技术也无法在此照搬套用,林鸣不得不从零开始,自主攻关,待领团队开始挑战外海深埋沉管。

  不被理解,没有经验,外国人都在看着,中国工程师到底行不行?

  当然行!2013年5月1日,历经96个小时的连续鏖战,海底隧道的第一节沉管成功安装。

  这是不平凡96个小时,仿佛一个从来没有人教过,也从来没有驾驶经验的新手司机,要把一辆大货车,开上北京的三环五环。

  有的人在第一次安装之后就离开了,剩下的人继续边学习边干,不能出风险,而且还要成功。

  然而,第一节的成功并不意味着后面32节安装都可以简单复制,严苛的外海环境和地质条件,使得施工风险不可预知。

  这是个高风险的事情,林鸣每一次安装,离开房间的时候,他都会回头看看那个房间,因为每一次出发,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出发。

  每一次都是第一次,每一节都是第一节。

  让林鸣最难忘的是第15节沉管的安装,两次回拖三次安装。第一次在2014年11月17号,没想到拖回来了,那天他们碰到了最恶劣的海况,珠江口罕见地只有不到10度,海浪有一米多高,工人被海浪推到在沉管顶上。

  尽管如此,工人还是护送沉管毫发无损地回到了坞内。当时起重班长说:回家了,回家了,终于回家了。

  第二次安装在2015年大年初六,为了准备这次安装,几百个人的团队春节期间一天也没休息,但是当大家再一次出发,现场出现回淤,船队只能再一次回撤。当时压力很大,只装了15个沉管,还有18个沉管要装,这样下去这个工程还能完工吗?拖回之后,许多人都哭了。

  第三次是在第二年的三月份,这次政府给了非常大的支持,“珠江口的采砂企业全部停工。”

  参与这项工程的外国专家感到非常震撼,他说,也就是在中国能做到!如果事情发生在国外,早就停下来归责了。只有中国会讨论,如何最快的速度让工程继续。

  为了回馈社会各界的支持,在被各种原因影响了三个月的情况下,整个团队咬紧牙关,原计划那一年安装九节,实际完成了十节沉管的安装。

  如果外海沉管有挑战,那么最终一节的接头合龙就是这个挑战最困难的部分,一百多年来也没有找到特别好的方法,最后还是中国工程师经过4年的研究和攻关找到了办法。

  2017年5月2日早晨日出时分,最后一节沉管的安装开始了,按照传统的方法,完成这项安装至少需要8到10个月,但在新方法的指导下,我们实现贯通,仅用一天!这是7年建设中,最令林鸣感到高兴的事情。

  功夫不负苦心人,2017年7月7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全线贯通,这一刻,每一个建设者的坚守,每一次与家人的分离,每一次团队的合作,都已经凝固成了丰碑。

  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是我国建设的第一座外海沉管隧道,也是世界上最长的公路沉管隧道,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在建设过程中,林鸣和他的团队对沉管的设计,生产和安装技术进行了一些列创新,为世界海底隧道工程技术,提供了独特的样本和宝贵的经验。

  中国工程师也用这份优秀的作品向世人证明,我们能做到的,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做到!

  

5、荣获最美职工

 

  在2018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中央宣传部、全国总工会在中国文明网向全社会公开发布一批“最美职工”的先进事迹。

  孙丽、林鸣、徐州、谭文波、王俊堂、李杰、冯世毅、梁庆莲、郭玉全、杨发英等10名个人和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构皮滩发电厂保护班,都是常年工作在基层生产一线,做出突出贡献的技术工人和群体,是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刻苦钻研、追求卓越的新时代产业工人的代表。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模范践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了伟大的创造精神、奋斗精神、团结精神和梦想精神,倡导了劳动光荣、创造伟大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埋头苦干的敬业风气,展现了中国工人阶级的时代风采,不愧为新时代的“最美职工”。

  

6、最美职工风采

 

  700多年前,伶仃洋上诞生了传诵千古的不朽诗篇。今天,依旧是这片海域,轰隆的机器声中,一项史无前例的工程——港珠澳大桥正在创造着新的奇迹。

  林鸣

  林鸣主持建设的岛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桥难度最大的部分。这是我国建设的第一条外海沉管隧道,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公路沉管隧道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设计施工均无成熟经验可以借鉴。他以一种“强国筑梦”的责任感,义无反顾地率领团队承担起攀登世界建桥技术高峰的重任,践行着一位员的崇高使命。

  敢为人先,不负重任持续创新

  完成好这份举世瞩目的重任,需要最专业、最前沿的工程知识与技艺。当今世界只有极少数国家掌握外海沉管建设核心技术。港珠澳大桥建设前,中国在此领域的技术积累几乎是空白,即便花上天价的咨询费用,也无法买到核心技术。工程筹备阶段,林鸣的团队掌握的全部建设经验资料只有1张三年前在网上公开发表的沉管隧道产品宣传单页。外国专家笃定地对林鸣讲:“你们自己是没有能力做这件事情的。”

  没有任何先例可循,林鸣拿起这张宣传单页,带领团队开启了这项世界级顶尖难度的技术攻关,他们首先从充分的研究论证开始。林鸣说:“即使我们的起步是0,我们往前走一步就会变成1。”天马行空的头脑风暴与脚踏实地的研究论证,汇集成一次又一次充满艰难与曲折的讨论争辩。一日午饭后,林鸣带领团队成员开始就项目的一个工程环节的可行性进行研讨。讨论激烈,却一直没有达成会议研讨的成果目标。林鸣的习惯大家再熟悉不过——决不开没有结果的会议,决不做没有成效的讨论。不知过了多久,讨论终于柳暗花明,成果纷现。林鸣疲惫又喜悦地宣布散会,隐约感觉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他还细心地叮嘱大家吃点夜宵、早点休息。不想大家面面相觑,无奈地笑了起来:“哪还有夜宵?是该吃早饭了!”低头看看手表,已是早上六点多。林鸣拉开会议室的厚窗帘,明媚的阳光瞬间洒满了整个房间。

  自港珠澳大桥项目建设以来,林鸣每年都会带领团队召开上千次这样的讨论会议。在林鸣的带领下,神秘的世界级难题的解答思路逐步成熟、日益优化,一部代表世界工程顶级技术的《外海沉管隧道施工成套技术》方案记录了项目自建设至今进行的百余项试验研究和实战演练、自主研发的十几项国内首创且世界领先的专用设备和系统、获得的数百项专利,以及成功攻克的十余项外海沉管安装世界级工程难题。

  勇于担当,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林鸣的担当品格,早已成为土木工程业界的一面旗帜。早在2000年,林鸣负责建设时为中国第一大跨径悬索桥的润扬大桥,其中南汊悬索桥北锚碇因其体量大被誉为“神州第一锚”。北锚碇需要在长江边上深50米的基坑内施工,长江和基坑之间的土堤若有闪失,江水将瞬间灌满基坑。工人们望而却步时,林鸣毅然拿起小板凳坐在基坑底陪工人们一起施工。润扬大桥通车时,林鸣与小板凳的故事上了央视《新闻联播》,他被誉为“定海神针”。

  十多年后,在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建设中,林鸣更是毫不犹豫地扛起了工程责任的全部重担。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第一节沉管浮运安装时,由于没有经验,安装的过程充满挑战、困难重重,团队成员甚至开始质疑是否真能完成这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林鸣一边严肃地安排处理每一项安装过程中的难题,一边轻松地笑着对大家说:“第一次尝试世界最长的海底沉管隧道施工,肯定会有挫折。轻轻松松就成功了,还叫什么世界级工程?”林鸣一直站在安装船上指挥各分项工作。第一节沉管顺利安装就位、创造了中国外海沉管隧道建设的先河时,林鸣已有96小时没有休息。

  2013年年底,一向身体硬朗的林鸣病倒了。“只是鼻子流点血,没大碍”,他说。而事实上,林鸣是因劳累过度而鼻腔大量喷血。为了止住血,林鸣在四天内进行了两次全麻手术。当时,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正处于筹备第八节沉管安装的关键时期。病床上,林鸣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沉管安装准备工作进行得怎样了?”在手术后的第七天,他就披着毛毯坚决离开了医院,换上了整洁的工作服即刻去了建设工地。沉管昼夜连续施工的全过程中,他始终在安装船上指挥、决策。安装船上,除林鸣的工程团队成员外,还有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这是医院无奈派遣的“随船医生”,为林鸣这位“不听话”的重症病人提供医疗保障。经历了近30个小时,沉管安装成功,林鸣只说了一句话:“还好没有耽误沉管安装。”说起这段经历,林鸣的选择从没有动摇:“我是项目负责人,这个项目不只是建在世界工程纪录里,更是建在我的肩膀上。只要我在,就不能把这份重担压到别人身上。”

  回望三十多年的工程建设历程,林鸣常说,当国家需要建设与发展,创新和担当便不仅仅是一位建设者、一支工程队伍的职责,更是企业与行业的使命。中央企业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在国家工程遇到困难的关键时刻,应做到急国家所急、想国家所想,把国家利益和社会责任放在首位。每谈及此,林鸣的态度永远铿锵坚定、掷地有声:“我们所建设的,从来也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商业项目,而是大国的经济宏图。作为央企,必须要承担起共和国长子应有的责任。”

  精益求精,拿着显微镜走钢丝的人

  林鸣的建设团队都深知他的工作特点:既“严”又“细”,这份“严”已达到“严苛”,这份“细”也近乎“吹毛求疵”。

  外海沉管隧道安装因其难度巨大而被誉为“走钢丝工程”,林鸣经常对港珠澳大桥海底沉管隧道的建设团队讲:“我们就是‘走钢丝’的人,而且我们走的,是世界最长、行走难度最大的‘钢丝’,项目施工前后需要经过几百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要做到零质量隐患;项目上有上千个岗位,每一名施工人员都不能懈怠。所以,这是一场上千人一起‘走钢丝’的持久战,任何环节都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必须拿着显微镜去走,严之又严、细无止境。”

  多年来,林鸣养成了一套独特的“望闻问切”式工地精细化管理方法。他常说,一个工地管理得好不好,首先是看员工的精神面貌,再看对场地清理能不能养成习惯,和员工聊聊天,就能听出工人们对生产工艺了解不了解、对设备操作流程熟知不熟知。在林鸣看来,工程管理之所以不仅要有“内涵”、更要有“面子”。整洁的场地,清洁的设备,精益求精的工作规范,不仅能更高质集约施工,更能展示出中央企业“国家队”的形象、焕发出中国交通建设铁军的精、气、神。他每次前往工地,都会在兜里揣一副白色手套,检查设备的时候,他不只查看日常保养记录,更会戴上白手套,这里摸一摸,那里擦一擦,以确保设备的维护效果“名副其实”。他的“显微镜”不仅是放大表面,还会透视内里。工地的机械设备不仅要“常洗澡”,而且还要每星期“称体重”。如果体重上升了,那便是说明器械内部清洗不到位、存有残渣。一次,有客人来工地参观考察,看到10辆等待工作的混凝土运输车一字排开,车身一尘不染,连轮胎上都没有泥痕,不禁好奇地问:“这些车辆是不是昨天才买来,还没有投入使用?”殊不知,这些设备已在项目工地繁忙工作了三百多个日夜。

  林鸣的“显微镜”凝聚出了一支高质效的建设团队,“世界级工程”在这支团队的建设中不断突破极限、扎实成长。沉降幅度是海底沉管隧道稳定性的重要考量指标,也是对勘测、设计工作精确性和科学性的有力验证。世界同类工程沉降一般在15—25厘米。而在林鸣的建设团队精细勘测,精细设计,精细施工,港珠澳大桥海底沉管隧道整体沉降不超过5厘米,在中国深海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

  2017年是岛隧工程的收官之年,也是最为繁忙的一年,在5月份沉管隧道合龙贯通后,建设团队全面进入“第四战役”决胜阶段。东西人工岛岛上工程和隧道内装工期异常紧迫,界面异常复杂,安全形势异常严峻,施工组织异常困难,林鸣每天到“两岛一隧”检查指导工作,随时解决现场难题,与团队一天当作三天用,半年时间完成了一年半的工程量。林鸣用更加严格的标准管控工程,装饰板、广场砖、路缘石一遍一遍拆掉重来,照明、机电、管系一次一次重新布局,始终以“零瑕疵”工程的要求,把每一个细节做到极致,筑就了东西人工岛两座“最美地标”和一条“最美隧道,也为国家打造了一座百年的丰碑。

Tags:

龙斗SEO博客申明:阅读本站林鸣简介_个人介绍文章时,请务必了解,部分文章来源于用户投稿,如发现投稿文章侵犯到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上一篇:刘海涛简介_个人介绍

下一篇:尚-卢·普吉_简介_个人介绍